陈词滥调(fission)

嗨你好
如果你关注了这个号会被烦死
嗨呀
(๑•̀ㅂ•́)و✧

外交官先生的日记

公历**月*日

死亡怎么就不能是盛大而庄严的样子?我问自己。

随即又想。

我不能去关心那些没有用的东西,

比如仿佛塔笛亚诺斯八十万大军的云,它们连成延绵的山峰,拥有恰到好处的阴影和承接起伏。再比如血色的夕阳,艳丽的颜色宛如罪人自行刑台上蜿蜒流下的血液,或许已经不再新鲜,可那炽热的颜色深深嵌入木头的纹路再不褪,仿佛火焰般灼人眼目。我曾欣赏过这般美景。                     

在我看来,那些地上的景色还不如这一片天,它仿佛为了印证我的存在而存在,我感到渺小,感到自己是切切实实活在这世上的,感到自己还在这鱼龙混杂的污浊地面上生存着,而不是像一台机械般,说着灵巧的话语仿佛鲜活,实则被内定好一切轨迹。死亡的确可以是盛大而庄严的样子,被囚禁在骨灰盒再也触摸不到天空永远比不上川灰所说的——想象自己在露菱花下安葬。 

ps:川灰是朋友家的女儿( •̀∀•́ )我超级爱她

是儿子!!

外交官先生:


埃塞尔


为了自由而进行利益活动。


语言天赋,什么语言都会,油嘴滑舌。是政府对外宣传以及打官司的好手。


不知道干了什么就被政府进行了“行动废除”以及“劳动改造”,不能脱离政府监控范围,平时靠轮椅行动,下轮椅行动无碍但受到印记影响。(印记,作为罪犯存在的标志,是在心口处的一个三角形,内部由生物电和神精传导组织构成,主要负责传递罪犯的行动方向以及控制——脱离轮椅五米以外便会全身麻痹不能动作,具体表现为突然瘫倒,四肢轻微抽搐,生理泪水等。只要是站起来都算作“离开轮椅”。在政府兵的监视范围内可以被高级军官的许可执照解除。)


用谋取利益的手段来换自由,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个可怜虫。


对女性十分绅士(包括用非常礼貌的语气和仪式化的微笑骂cnm)


长相介于青年于成年人之间,躯体线条干净婉转,不女气,但也可以穿女装,容易晒黑所以很注意防晒。很正经的长相,鼻头比起常人来要翘上那么一点,睫毛稍短,如雏鸡身上的绒毛般细密柔软,在靠近眼睑的地方微微卷起。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很乖。眼睛终年泛着一层灰,仿佛蒙尘的镜子,只能反射出一些令人毫不在意的光。


经常公式化微笑。


其实很懒(*ˉ︶ˉ*),乐衷于睡觉,喝各种东西以及小声逼逼。


想搞传销来着(??)


目前最大动力是搞垮政府获得自由。


不爽的时候会直接说。(“就个人来说,我不喜欢你刚才的那番话,它一点也不像安慰。”)


时不时地就冒出来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或者突然讲冷笑话。


将自己的生存状况称为“苟活”。


被给予着名和利,但很痛苦。


幼时有一个要好的朋友,甚至对其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在象征着生机的十六岁被死神夺走,对埃塞尔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和影响。自己的一言一行开始越来越像他。使用枪支的习惯和穿衣,说话方式便是来源于他。(略带嘲讽的语气。开玩笑的方式。喜欢喝各种饮品,包括酒类,酒量还可以。穿带一点跟的皮鞋佩卡其色的领带。抽烟,但其实并不会抽,每次抽都会被呛到,然后让烟在指间慢慢燃尽再也不吸一口,有时会哭。)


内在其实很自卑,并没有自信去外交,好像自己的天赋是废物一样,恐惧别人的目光,对他人的评价会很在意,尽管表面上不会表现出来,也不会说。


至今不明白为什么会被政府盯上,个人认为是因为语言天赋,而没有一个温顺的替代品。(实际上,他没有被政府盯上,自己本身就是政府的“所有物”,散养之外,十八岁进行回收。是政府开发的“外交官”,外形是为了满足人们的想法而设定的。好友的死和政府也有关系。埃塞尔本人并不知道自己根本没有隐私可言。)


以后会渐渐完善的吧,,,,


日常妄想1

这是一个关于爱人的,不完整的,片段。就像是记录了一个苟延残喘之人时断时续的生命线。


我的爱人是宛若金色阳光的女人。


  发根是亚麻色的,发尾残留着由亚麻色浅化来的砂金色,半年前她染了头发。嘴唇饱满的弧度如乡间的山丘,柔软如上好的丝绸,温暖如母亲穿过的衣。茶色的眼瞳孕育着宇宙,虹膜上窸窸窣窣的纹路不需离得太近就能看得一清二楚,淬着星光般,望向我的目光似是一条柔柔的溪,溪中淌着鹅卵石般圆润完整的实体的爱。皮肤在秋季将近冬季时候会变得干燥,手指会控制不住地在上面抓挠,平日里都是像莱茵河在上面流过似的,浸透了牛奶般的颜色。


  原谅我无法用形容词将她描绘在纸上,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人类创造的词语能将她展现,只有用比喻,用那些不属于人类的物粗略概述她的模样。


  就像第一段所说的,“鹅卵石般圆润完整的实体的爱”,我们的感情。


  她的爱是像鹅卵石一般的,拥有着石头特有的沉淀感,只要她在我的身边便不会感到任何不安,在她的注视下我仿佛身披铠甲。


  我不清楚你是不是一个信徒,信仰基督或是佛祖。


  我是个无神论者却拥有自己的信仰。


  我喜欢在下班之前悄悄溜到她的部门去。她坐在窗户边,飘出窗外的眼神像是风中翩飞的蝶,像是海上翱翔的燕——即将瘫倒在海平面之下的太阳为那振翅的鸟儿加冕,翅膀上最柔软的羽毛被镀了金。







感谢观看。于是我也算是作为一个文手出来混了

(趴)

以及作为一个新人臭不要脸要小蓝手(๑•̀ㅂ•́)و✧


永灰日常

是新人!会ooc的!求大佬们不喷!

正文↓↓↓

  灰羽枕在永乐的腿上,再一次,不厌其烦地端详他的面孔。

  灰羽不是个有耐心的人。按理来说,他不会接受一张不会再由青春蓬勃变得成熟俊逸,只会一步步衰老的脸。

  可他觉得,永乐真耐看啊。

  就像油画一样——《蒙娜丽莎》永远都只是那副《蒙娜丽莎》,眼神微笑从未改变,却总有人搬来各式新奇的高科技产物,一遍遍扫描,在旁人看来无异的面孔上寻找历史的吻合点,测量眼角和眉梢的弧度,勘察那抹神秘的微笑。

  “医生,你知道吗?”

  灰羽突然出声道。

  “什么?”

  永乐的声音到说不上像小说中夸大的那般动听,但也足以让他痴迷。痴迷他的每一声呼唤,训斥,他们做爱时的低喘,甚至沉溺于他面孔上的焦急。

  “你的身体比你的任何一个标本都要漂亮。哪怕是那个瘫在沙发上的‘我’也比不上。”

  灰羽稍稍拔高音调,左手跨过永乐的大腿支起身子,另一只手挑逗性的攀上永乐的身子,扣着后脑勺(仿佛是个攻一般)径直吻了下去。

  然后,在他将唇印在永乐唇上时,清楚地感觉到,永乐笑了一下——继而一反被动的局面,单手掌着灰羽的头加深了那个吻。互相攻略城池般的掠夺对方口中的氧气。

 
  “看着承接起伏,简直棒极了。”

  灰羽赞赏道,握刀的手抚过永乐的胯骨。


没有啦,,,
 

【雷安】沉睡之森

临江照衣:

我们都会死。星球,银河或是宇宙。


一切都会消亡而后重生。唯有一样不会改变,那就是我爱你这件事。




全文点我




*R18,一发完。


是之前直播时候讲过的脑洞,抽空填了。


有大量我流人物理解成分,星际科幻背景,我流HE。


以上都OK再看。



【雷安】目录

萧辰:

——爱与恨很相衬。




Title:《吞象狮》


CP:雷狮X安迷修(《凹凸世界》)


Type:第三人称


Tips:架空/娱乐圈paro/ABO


Attention:HE/私设如山/有车/相爱相杀/O装A的安哥被A穿大气层的雷狮摩擦的故事


第一章  爱与恨很相衬。


第二章  对危险的规避是人类本能。  


第三章  但求无人念我旧。  


第四章  你是喂不熟的野兽。  


第五章  假亦真。


第六章  吻不够深。


第七章  心里有鬼。


第八章  Lie to you.


第九章  亚当的肋骨。


第十章 当空与色一重逢。 


第十一章  “可惜我是那只蛇。”


第十二章  贪婪吞象的狮子。


第十三章  热情生恶鬼。


第十四章  我任性投入你给的恶作剧。


第十五章  不要因为害怕受伤就不去爱。


第十六章  唱歌的哑巴


第十七章  瓦伦达效应


第十八章  真心话与大冒险


第十九章  真情实感地追星都是要遭报应的。


第二十章  吃腻的凤梨罐头


第二十一章  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安迷修


————————————————


如情人都能重逢 


情歌少很多精彩内容




Title:《雷克雅未克》


CP:雷狮X安迷修(《凹凸世界》)


Type:第三人称


Tips:架空/现代paro


Attention:破镜重圆/HE




—————————————————————————


                                   持续更新

【露总直播间】1.5-1.6露哥哥午夜直播间激♂情小论文,有关安迷修和雷狮的价值观与性格分析(?)

我是一个泡:

过滤了部分拉家常(?)进行了整理和部分极小的整改雷狮。


露: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一定正确。


雷安倾向非常之明显严重(。)


今天我们都是嗑cp的人。




 @临江照衣 


 


Fahfejwlnfankjwbguiawg......


(数百字拉家常内容后)


确实,最后的骑士听起来很孤独,他自己可能有时候也会这么觉得吧,自己始终是孤身一人,这个世上能够理解他的只有他自己


英雄都要背负的孤独的命运。


忘了在哪看到过,英雄注定是孤身一人的。


你在这条路上走得越远,付出的越多,拯救的人越多,你越孤独


因为你和凡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安迷修和其他人的相处总有种距离感,因为他活的太不真实了,不管是他坚守的骑士道或者他对待弱者的态度,就像他是从哪本书里走出来的人,有种脱节感,但他跟雷狮在一起的时候,他对雷狮的态度就立刻就让人觉得,他也是个人,会生气会愤怒,会因为恶党的行为作出反应,瞬间褪去神性变得更像一个人类了。


他在别人面前所表现的一切是他想让别人看到的自己,他希望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充满了光明、希望,是一个能保护大家能给大家带来幸福的人,但他的心里也有自己不幸福的地方,有自己痛恨的地方、一些负面的情绪,这些感情在面对雷狮的时候就会体现出来。


为什么是雷狮呢?(笑)


雷狮也有故意激安迷修的感觉在里面吧,“我就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在安迷修忍耐的底线大鹏展翅.jpg


安迷修越生气越愤怒,雷狮越高兴。


就像猫科动物玩弄猎物一样的感觉吧。(x)


可能雷安一开始雷狮对安迷修产生兴趣就是把他当做猎物在玩弄就像玩具一样,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安迷修不再去回应雷狮的行为,对雷狮说该结束这一切的时候,雷狮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迷恋上了这种感觉,如果哪一天没了安迷修和他这样对峙,会有一种空虚寂寞的感觉吧x


说白了就是玩着玩着把自己玩进去了(。)


唉,结婚!(x1)


其实之前有画漫画,但是因为没画完没发,那就简单说一点(。)


前情概要大概就是安迷修为了匡扶正义杀了人,他是背负着这些人的性命走下去的,他自己清楚他自己的手上沾满了鲜血,他并非什么无辜者,但正是因为这份罪恶,他才会在这条路上更明确的走下去


雷狮对他说,“你指责我滥杀无辜,那你杀的人就一定是不无辜的人吗?你评价世间的正义只是以你自己的标准来罢了。”


安迷修肯定说不过雷狮,但他清楚自己做的事情,目标明确,也不会因为雷狮的话有所动摇,雷狮就说你想要匡扶正义,那你有想过你要杀多少人才能实现这份正义吗?


怎么回答到时候看了大家就知道了(x)


我很喜欢一句话,就说你杀了一个人,你就是罪人,但当你杀了成千上万人之后,你就是英雄。


啊如果安迷修动摇的话,也不是不可能,就是可能性很小,除非经历了非常非常打击他的事情,但是我暂时还没想到有什么事情能动摇他的信仰(…)


啊,啊我刚刚想到一个!就是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的话,那一定是因为他的信仰和他的爱产生了冲突,因为在他的骑士道中唯二两个能够并列的就是爱与信仰,他有可能为了爱去挣扎去动摇。


因为除了他信仰的正义之外,爱是他心中最神圣的感情。


漫画里有讲到一点…唉,每次觉得讲雷安讲安迷修没个几百p讲不清楚。(发自灵魂的感慨x1)


在安迷修心中爱应该是占据了非常崇高的地位的一份感情,他对自己的这份信仰怀着崇高的爱意,没有爱的热情支持是很难完成这份使命的…这爱应该是广义的爱吧(。)


唉安迷修是那种越了解、他知道得越多,越能发现他身上有很多奇迹的地方呀


安迷修这个人最大的魅力就在于每当你觉得他要倒下的时候,他总能站起来走下去,每当大家以为就到这里为止了吧,他已经要结束了,走不下去了,他却总能够奇迹般的坚持下去,无限的可能性,你永远看不到他的底线在哪里。


所以对于雷狮来说安迷修就是个绝佳的猎物。(笑)


因为雷狮很容易厌倦,他喜欢有趣的东西,但有趣的东西很少的,当你玩腻了一个东西就很难找到一个替代品,尤其是像雷狮这种地位的人,有趣的东西就更少了,所以像安迷修这种每天都能发现他有趣的地方的人,就是让人越玩越上瘾一发不可收拾的呀。


但是人类毕竟有自我意识,并非玩偶,所以最后他和雷狮一定是个互相影响的关系。


 


 


安迷修生来就是自由的,而雷狮生来就是不自由的,所以安迷修身上有雷狮一直在追求想得到的东西,而两个人相反的一点是安迷修拥有自由,但他愿意放下自己的自由停下脚步去看看身边的人去守护身边的人,他是一个愿意为爱而驻足的人,他愿意舍弃自己的自由去服务他人,而对于雷狮所有阻碍他得到自由的人都是他路上的绊脚石。


如果安迷修爱上雷狮,自由的风会愿意为之停留。


但如果雷狮爱上安迷修,雷狮可能会觉得安迷修是他的阻碍。


 


安迷修他清楚他自己追求的正义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穷尽一生也无法得到他想得到的正义。


虽然他很清楚但依旧要这么做…


一种决绝感吧。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非常帅气了。


明知最后的结局是步向万丈深渊而非什么极乐天堂,他仍然选择走下去。


雷狮可能会嘲笑他说,你难道看不清眼前的路通往何方吗?


安迷修就会回答,正因为知道才会走下去,就算是万丈深渊,他也会成为填满这深渊的一员。


曾有无数殉道者在此献身,填满这道深渊,他不会因为自己的胆怯而逃避,放弃这被无数人奠定的基础。


就是有一种殉道者的气质啊!


这些殉道者(包括他自己)也许看不到那一天,但总有人能看到那一天。


安迷修是一个不会放弃的人,傻傻的,他说的话可能说不过雷狮,但是雷狮不管怎么样试图让他放弃,他始终都不会放弃,可能就是因为傻吧(。)我不擅长动脑的事情,只有认死理的那种。


傻到最后可能雷狮都看不下去了。


而雷狮是个没什么坚持的人,唯一的坚持就是他的自由,其他事情他就是处于旁观者的视角(上帝视角),就是“我就看你们这群凡人玩”的感觉,因为看的太多太通透所以才置身事外的感觉,所以他看安哥一定很有意思,看到最后就发现这人真的是傻到看不下去,那就勉为其难的帮一帮吧(。)


肯定还骂说安迷修,我就没有见过比你更蠢的人。


雷狮就一个把霸道总裁写在脸上的男人。


不管别人怎么觉得,反正我不觉得,霸道,嚣张,根本不在乎你的想法,我行我素。


虽然他穿着儿童卫衣,但是个把儿童卫衣都穿出霸道总裁气质的男人。


唉还是气场最重要,你看凯佬不就是气场一米八。


你看安哥一米七九看上去就像一米七(。)


哦对了还有个很有意思的梗,安迷修不是经常会纠正别人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吗,(唉太可爱了),自我介绍就很认真的说在下身高179.6,雷狮说哦179,安迷修就很认真的纠正说不,是179.6,雷狮就很不耐烦有什么差别啊,然后安迷修就超认真的说当然有区别啊179.6和179差了0.6!(啊太可爱了)


心里还一直想179.6的话只差0.4就能迈过180的大门了!


如果是179的话就是1cm,这到180有点困难,但179.6的话,长0.4还是有可能的!


每天早上起来喝牛奶就这样在心里安慰自己。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一米八了呀(。)


讲的时候太开心了(。)


身高不够呆毛来凑嘛(。)


唉,安迷修真可爱!(发自灵魂的感慨x2)


就很喜欢安迷修在爱与信仰之间挣扎,很想看他挣扎!


他这种人非常适合体现不得不在两个都很重要的选项中做出选择时,那种难以抉择的痛苦。


但如果真的到这一步,他可能两个都不会选,因为如果两个都重要到他无法抉择的地步,他可能两个都不选。


唉有可能两个都选也有可能两个都不选,要看情况(。)


他和雷狮真的充满了矛盾,非常有冲突性,他可能为了大爱牺牲小爱,为了世界牺牲个人感情,但他不一定会干脆的放弃什么,因为在骑士道中其实爱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爱与信仰不可割舍,甚至信仰就是他爱的一部分,就是骑士道里将自己想要守护的对象看做自己的信仰,安迷修可能不太一样,他的信仰是正义,这个世界有很多他需要守护的弱者,但当他爱上了一个人,那这个人就成为了他信仰的一部分,这两者是很难区分的,当爱成为了他信仰的一部分的时候,你要他在这之中选择真的很困难。


能够支撑安迷修走下去的不就是他对这个世界的爱吗?而他对雷狮的爱也包含在他对这个世界的爱之中啊,所以他并不是一个独立出去的存在而是包含在他信仰之中的,等于说如果雷狮跟他对着干就相当于他爱着的人在伤害他爱着的世界。


哎呀我都不想剧透本子!但是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就让我剧透吧!(x)


本子里之前画了安迷修和安莉洁讲到一些事,安莉洁对他说神是公平的,公平的给予每个人试炼,无论强大弱小无论贫穷富贵,在这一点上神是非常公平的,对于安迷修而言这个世界,神给予你的试炼就是爱。


再多的不能说了(。)剩下的看本子吧!


其实整本的主题基本上都围绕着安迷修,所以虽然名字叫恶徒,但视角是安迷修视角(。)


就是关于“爱是安迷修的试炼”这个主题。


恶徒这个本子呢是有双重含义的,希望大家看完本子能get到这个双重含义(?)


关于《缄默》你们好多人都在说我发刀!其实我只是没有把七年后的故事画出来而已!时间不够用啊赶不上!


啊值不值得这种事情很难说,就安迷修个人而言他选择去守护这个世界,是因为他觉得这个世界值得他去守护,不管这个世界上存在什么样的恶徒,存在什么样无法让人容忍的卑劣之事,但也总有美好的事情吧,两相抵消之后,他认为这个世界还是美好的。


安迷修对这个世界的爱是不求回报的,为什么说他有神性就是这一点,因为他追求骑士道,就像他在动画里告诉艾比,他其实没有考虑那么多,他只是觉得应该这么做就这么做,所以他在做的时候就没有考虑过回报,他也不是会考虑回报的那种人,他做这些只是因为他想做,因为他觉得这个世界值得他这么做,他深爱着这个世界,深爱着这个世界上每一个美好的事。


安迷修,真可爱!(发自灵魂的感慨x3)


擅自推测一下安迷修的过去的话,他能形成如今的价值观肯定跟他的师傅脱不了干系,而且他的童年应该是比较惨的那个类型,因为按照套路来说,如果你童年生活得很美满,其实很难体会到不美满是怎么样的感觉,如果不能理解不知道惨是怎样的情况,就很难共情,而安迷修在做这些事情是因为他始终站在这些过得很惨的人的立场上,因为知晓这些有多痛苦有多么悲伤,所以他希望大家都不用经历这份悲伤,他应该是个共情能力很强的人,很容易跟别人感同身受,很会体谅别人。


而且我觉得第一个跟他讲骑士道,为他塑造这个价值观的人,一定告诉他你这样做是能让这个世界更美好,让更少的人经历痛苦,安迷修一定是把这一点记在心里甚至成为了他人生的座右铭,也因为他本质是个非常温柔的人,所以他才会这样去做。


而且虽然他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不在乎其他人怎样议论他,但他并不是因为自我所以去这么做,而是因为他不会被任何事情动摇,因为他坚持自己的信仰不受动摇而显得自我,但他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为了自己,并非为了让自己心里好受,不是为了求得心理安慰,就像做了好事能有点安慰一样,而是他觉得他应该这么做,是出于一个不想抱有遗憾的想法,,问心无愧,这跟自我还是有区别的。


自我是像雷狮那种,同样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是他是围绕着“我”的这个个体来行事的,什么事都以我自己为优先,这是自我。


但安迷修相反,任何事情他都会以他人为先。


雷狮他首先是爱自己,甚至可能是只爱自己(。)


他们两人在这一点上相似又相反,挺有趣的(笑)。


雷狮可能用这个去刺激安迷修,说他不过是为了寻求一个心理上的安慰,做这些事情也不过是为了他自己,但在安迷修看来他做这些事并没有那么不堪,他做这些是真的为了他人,但雷狮一定要拿这些刺激他,把安迷修形容成一个伪善者,然后两个人就能打起来了(x)


安迷修:跟你雷狮真是讲不通道理。


安迷修要拼嘴炮肯定讲不过雷狮。(x)


雷狮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他活到现在,他的世界中就只有他自己,确实比较像游戏人间的感觉吧。


他不是纯粹的肆意妄为,就像官方设定里也有说,他自己很清楚脑子很清楚,什么时候可以随便嚣张随便肆意妄为,什么时候不可以,他自己心里很清楚,很识时务。


所以也不能说他没长大吧,应该是看得太透彻了,所以用这样的方式去反抗这个世界如果安迷修是那种被伤害了之后会选择去回报去改变这个世界,那么雷狮就属于那种被伤害之后就加倍奉还。


在这一点上相反也很有趣。(笑)


啊他们两个怎么这么好快结婚吧!(x2)


其实他们俩结合起来才能真正的改变这个世界,因为单纯的守护是很难去纠正一些顽疾的,但单纯的反抗也有可能适得其反,所以最好的就是他们俩在一起,一起去改变这个世界


雷狮至少他有卡米尔,应该还是有体会到过一些温暖的,反而是安迷修的话…因为他师傅没有出现也不好说,可能他师父给过他温暖,让他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好,但很快又没了…


所以我觉得爱的话,安迷修会非常向往爱情,没事可能会自己幻想一下美好的未来那种。


哎不行雷安还是相爱相杀最好吃了!(发自灵魂的感慨x4)


尤其是看安哥挣扎最好吃了!(笑)


因为深爱着对方,杀死对方就等同于杀死自己,但又不得不下手的挣扎。


真好!(发自灵魂的感慨x5)


我觉得安迷修可能就是那种冲着“为了世界更美好”这种傻兮兮的愿望来到凹凸大赛的


安迷修如果真的成为了神使,如果他知道了凹凸大赛的真相,知道了这是个阴谋,他就有可能内心是那种——既然世间没有正义,那我就成为正义,成为神使,自己成为正义的化身。


抛弃自我,成为纯粹的正义。


神当然有爱,如果安迷修变成神使的话,那他对这个世界的爱就是让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罪恶都无所遁藏,所有的正义都得到伸张,这就是他对这个世界的爱,这就是他对这个世界的祝福。


他俩要是争论这个的话,雷狮可能会对他说,你每天将爱与信仰挂在嘴边,但你真的知道什么是爱吗?然后安迷修就开始长篇大论,爱是美好的,是守护、是奉献、是付出,甚至是牺牲,雷狮就会反驳他说你错了,你只看到了她最表面的一点,爱的本质是占有、是征服、是掠夺,人拥有了道德之后才有了你所说的一切,而在一切的最初,爱是最残酷的感情,是自私的,能带来美好,但同时也会带来疯狂与伤害。


诶我好像不小心把本子剧透了(?!)


雷狮的爱就是独占、征服、掠夺,因为雷狮出生的环境注定他只能看到这些,皇室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残酷的环境。


雷狮会对安迷修说你根本不懂得爱,安迷修就会被雷狮问住吧,因为他们俩对于爱的理解真的相差太远了。


他俩可能都不懂如何去爱人,但雷狮就是理论知识比安迷修好,要讲的话他绝对能把安迷修讲得哑口无言,而安迷修虽然不太会讲,但是他爱一个人的时候是会倾尽一切去爱的类型,笨拙但又真挚。


一个理论派一个实践派的感觉吧!


雷狮并非因为孤独而占有,而是因为我的东西我想占有我就要抢过来,不管我孤独不孤独(。)


我就很喜欢安迷修这种奉献型,爱上一个人就是倾尽一切。


(雷狮)毕竟海盗呀,有趣的东西当然要抢来研究一下再说咯。(x)


而且爱这种感情对于雷狮而言也是种有趣的东西,他可能也没想到这个人会让他起这种反应,好像挺有趣的,那就先把安迷修抢过来研究一下吧。(笑)


可能在雷狮看来承认孤独是软弱的体现,但他还是偶尔会觉得寂寞或者孤独,但是他不会承认,可能在别人看来他也选了一条非常孤独的道路,但他自己一意孤行。


毕竟骨子里还是王者…所以有了安迷修呀,有了安迷修他就不孤独了!(戴上一万米厚的cp滤镜.jpg)


不过雷狮他是个习惯了孤独甚至可能享受孤独的人。


 


两人表现爱得方式不一样这点,多棒!守护与掠夺!


这不是刚刚好吗!什么锅配什么盖!(发自灵魂的感慨x6)


天生一对赶紧结婚吧! (x3)


希望他们立刻结婚!(x4)


我觉得对于雷狮而言,孤独是他必须承受的东西。


对安迷修就是能够承受痛苦的人,哇他超适合承受痛苦!(发自灵魂的感慨x7)


雷狮应该也是挺能消化痛苦的吧,因为他的出身摆在那里,应该在他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应该也是有很多无能为力的事情,正因为如此他选择离开,因为他已经厌倦了无能为力的感觉所以他渴望自由,渴望一切都能被自己掌控的自由。


所以他就是看透了这个世界、用自己的方式去反抗的人。


他们同样都是经历过痛苦的人,安迷修对这个世界仍然抱有希望,雷狮则是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处于一种绝望状态(。)


我只要自己开心就好,这个世界随便他吧。


所以雷狮看到安迷修的时候,“原来这个无趣的世界里还是有那么点有趣的东西的”。


安迷修就是光明本身,他就是这个无药可救的世界中能让人看到的唯一的希望。(戴上300米吹安滤镜.jpg)


正因为他太干净了,所以让人忍不住想在他身上涂上一点色彩,让他染上自己的颜色。(by雷狮)


(戴上雷安滤镜.jpg)


能配上他的只有他。


立刻结婚吧!(x5)(发自灵魂的感慨x8)


强者肯定寂寞。


强者注定孤独。


这是不变的真理。


我觉得雷狮是那种刻意舍弃了那些追随他的脚步,他可能认为这些都是绊脚石,他所追求的的道路只有一个人能夺走,所以他的孤独很大程度上是自己造成的。


雷狮并非纯粹的恶,只是在安迷修的价值观里是恶。


安迷修是那种——他并不抗拒靠近雷狮,甚至每一个靠近他的人他都会伸出援手去拉住对方,但他走得这条路太孤独太艰难,没有人愿意陪他走,每一个经过他身边的人都是过客,这条信仰的通往深渊的道路只有他一个人走,这是他的孤独,他并非有意去塑造这样的孤独,只是这条路只有他能走。


所以唯有站在对面的人才能看清安迷修,才能和安迷修一起走下去,而这个人就是雷狮。


说半天还是要cp脑!(发自灵魂的感慨x9)


没有什么能阻止我嗑cp!老板也不行!(发自灵魂的感慨x10)


那个游戏我已经失去兴趣了!就算它用SSR来挽留我也没用!对于一个沉迷安迷修的人来说四个男人毫无吸引力!(发自灵魂的感慨x11)


最戳我的可能还是互补类吧!在对方身上寻找自己没有的部分这一点真的很棒了。


嗑cp哪有时间去玩游戏啊!每天画cp时间都不够用!


天生一对立刻结婚!(x6)


 


想欺负安哥!欺负安哥加我一个!欺负安哥真的很上瘾!没有欺负过的老师可以尝试一下!然后你就停不下来了!(发自灵魂的感慨x12)(危险发言x1)


 


露总吐槽简老师小剧场:不知道为什么每一个开车小能手都会说一句,我在雷安之前都是不开车选手...我说简老师你的车写的好赞啊,多写写吧,简老师说我在雷安之前是清水选手——我震惊,现在的清水选手一上来就这么劲爆的吗??都这么劲爆的吗??老司机啊,居然都说自己不开车,谁信啊,大概心里都开了七八十万辆演练过,如此顺利...油门一脚踩到银河系外(。)


看着一点都不像初次开车的选手。(实锤)